败絮其中

山水不定有相逢,相逢再说。

【喻黄】-走马

6.

黄少天其实很爱上课吃糖,那种能在嘴里甜好久的水果硬糖。
吃完糖要说只能说是他手贱吧,偷偷把糖纸放喻文州外套口袋。
喻文州不知道。
黄少天就整节课上不停往喻文州哪里瞟,然后捂着嘴笑。
不知道喻文州看没看到,反正是没有反应。

7.

s市的春天快走时总是会大降一下温,再来点暴雨。
黄少天年年这个时候都会感冒。
他实在是不爱看天气预报,自有一套帅哥从来不看这玩意儿的说法。

8.

今年的黄少天也没能幸免。
上课时有风吹进来,就鼻涕吸流吸流。捏着鼻子哼哼唧问喻文州:“靠,喻文州,你有纸吗?我要死了。”
喻文州扭头过来看着黄少天很是人畜无害的笑了笑,“有啊,糖纸。”
黄少天身子猛地转过来,一个没稳着争点儿带着椅子睡地下。“什么。你....你知道啊。”

【喻黄】走马-1

-不定更。

-校园paro。

1.
文科班的男生着实少。

喻文州是难得的对文兴趣浓厚。而黄少天因为家人想让他学理,所以他偏学了文这种丢脸的理由实在不好说出口。

2.
所以新分班一个熟人也没有时黄少天只得任命叹气。

扫视了圈周围,就看到了喻文州一个自己认识的,就走到人跟前敲敲桌子:“喻文州,咋俩坐吧?”

喻文州楞了一下抬头看看来人,点了点头。

3.
黄少天一直都很外向,更兼喻文州也不是什么小家气的人,于是两人很快成为一起勾肩搭背上厕所去小卖部的好兄弟。

4.
春天了,黄少天这种混学的就该犯困了。

这种时候每节课下来都能看到黄少天顶着脸上大片枕胳膊落的红印问他同桌:“喻文州,笔记抄没啊?借我瞅瞅。”

5.
黄少天体育很好,体育课不跟队非楞叉着跑最前面那种。

其实也不是想当出头鸟,就是因为喻文州站在第一排,黄少天总跑前头就是为了和喻文州多说几句话。

黄少天体质是比其他同学好点,但再好能好哪去 —— 冲最前面跑还一路喋喋不休。所以每回课间操结束时都是脸像猴屁股样。

喻黄。

黄少天耍剑确实有两下子,不说是绝世,也算的上个远近闻名的小高手。前些年功夫不扎实时到处找人较量,如今剑法上小有成就了却开始收敛锋芒,一副要入关的样子。

人问。他回:“哼,我只跟真正的高手较量。”
少年人总归心高气傲,小剑客近日听得人们饭后遣闲的话题从自己变成镇上新来一个高手,懑气憋不住,找上所谓新来高手门。

门应声而开,黄少天倒一下楞着,眼前人中分刘海,长发束冠,气质文绉绉,横竖都不像会打架的。

黄少天带点不确定开口:“你....你就是喻文州?”

“正是,不知何事?”

“听说你是绝世高手,敢不敢跟我比试比试呀?”

闻言喻文州面露讶色,摆摆手中扇子:“一介书生,不会武。”

黄少天却以为是人高手不屑动手。丢了句带些怒气的“请赐教”便拔剑上前,剑来的汹涌,却堪堪错过喻文州脖颈致命处削下旁两缕碎发。

黄少天收剑入鞘,颇扫兴道:“什么,原来你真的不会躲吗。”